首頁 > 博弈 > 正文

蘇軍集體強暴德國婦女狂潮 做著令人發指的暴行

時間:2019-10-12 23:01:27        來源: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已經近70年了,蘇聯紅軍曾經協助國人民擺脫納粹魔掌的英雄自居,但是近來不斷史料證明蘇聯紅軍曾經在攻陷德國后,卻做著令人發指暴行

痛苦而漫長的戰爭終于告一段落,用“支離破碎”來形容歐洲人肉體和心靈狀態實不為過。但對數千萬歐洲人來說,二戰勝利日并非噩夢的結束,而是這片土地陷入原始蠻荒狀態的開端

身為始作俑者,德國付出代價最為高昂:約2000萬人無家可歸,同時還有1700萬難民柏林的一半房舍淪為瓦礫,科隆70%是殘垣斷壁。

并非每個德國人支持希特勒,隨著同盟國特別是蘇軍的滾滾鐵流而來的,卻是針對全體德國人的無差別報復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已經近70年了,蘇聯紅軍曾經以協助德國人民擺脫納粹魔掌的英雄自居,但是近來不斷有史料證明,蘇聯紅軍曾經在攻陷德國后,卻做著令人發指的暴行。

尼莫斯多夫村是最先被蘇軍攻占的德國領土,所有老人女性孩子都被殘忍殺害;在柯尼斯堡市(今羅斯加里寧格勒)郊區,遭到凌辱的女尸“或是散落在路上,或是被釘在當地教堂的十字架上,德軍士兵尸體則掛在近旁”

今天,許多俄羅斯歷史學家堅決否認這些暴行,但無數親歷者和家屬的痛苦永遠抹殺不掉。種族戰爭的最后一幕,始于希特勒,由斯大林繼續

因持不同政見而一度被蘇聯勞改和流放過的索爾仁尼琴在“二戰”時曾任蘇軍大尉炮兵連長。敢講真話的習慣讓他了一名罕見的敢于“詆毀蘇軍榮譽”的異類老兵

他在回憶戰爭經歷時這樣描述過他的部隊在進入東普魯士時的情景:士兵們爭先恐后地把德國婦女內衣套在自己身上熱鬧的就像是混亂的集市。有人因為在外衣的外面套了太多的內褲而難以移動坦克兵們把戰利品裝滿坦克內艙,奇怪的是他們居然還能穿過狹窄炮塔坐到里面去。

索爾仁尼琴在勞改營時期的難友科佩列夫也曾參加過蘇、德戰爭。讓科佩列夫難以接受的一個事實是:部隊里居然會允許士兵每月往家里寄回一個5公斤重的郵包。

這簡直就是一道暗示士兵可以占領區里搶劫平民的特許通知。科佩列夫相信,正是這樣的規定直接地刺激了士兵們的劫掠行為

尤為可笑的是,一般軍官們的待遇加倍優惠,每人每月可以往家里郵寄兩次這樣的郵包,而將軍們的郵寄次數則不受限制

科佩列夫就曾十分無奈地為他在白俄羅斯第二方面政治部的上司往家里郵寄了一副精制版畫,那副價值不菲的藝術作品出自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的德國著名版畫家阿爾布雷特·丟勒之手。圖為丟勒版畫。

之所以蘇軍會在大范圍內發生肆無忌憚的胡為,高層的一度默許是惟一解釋。縱兵三日,以饗將士,這種勝利之師的做法人類戰爭史上并不罕見,只不過蘇軍的放縱行為長了一些。

這段傳奇故事的主要當事人是蘇軍在“二戰”期間赫赫有名的隨軍攝影記者——葉夫根尼·哈爾捷伊。

他跟隨反攻大軍斯科城下一直到柏林,拍攝了很多被世界公認為經典的“二戰”照片,其最著名的一張照片展現了蘇軍士兵在帝國大廈樓頂上打出蘇軍戰旗的場面

在照片引起轟動的同時也有細心的人發現了一個問題:圖中那個舉著雙手支撐打旗士兵的軍官居然在兩手上各戴著一塊手表。這對于以搶劫德國居民手表而聞名的蘇軍來說實在是一個極其尷尬的穿幫鏡頭

強奸是人類文明所不齒的最丑惡和野蠻的行徑。因為它無視人類自身的尊嚴和價值,因為它以強凌弱摧殘生命,更因為它的受害者是生養人類的女性。由于這些原因,文明社會對強奸行為的懲罰從來就是嚴厲的。

當希特勒的沖鋒隊在進攻波蘭和蘇聯時,所到之處,不僅強奸了很多當地的婦女,而且設立了大批公開與非公開的妓院,強迫這些婦女“慰藉”德國官兵憤怒的斯大林在反攻開始時曾說:血債要用血來還。

或許是受斯大林的激勵,蘇聯紅軍也強奸了德國婦女。在差不多三年多期間,估計共有二百萬名婦女被強奸,其中有些更是被人輪奸。單在柏林,就有十三萬婦女遇害,其中有一萬人因不堪打擊自殺

有些婦女不想落到紅軍手上而自殺,有人因奸成孕,感到羞辱而將親生女兒殺死,還有學校女生集體自殺。

被強奸的婦女在戰后由于受驚過度,一直都不愿再提起這件事,由于紅軍被視為將德國從納粹手上解放出來的英雄,他們犯下的罪行被視為禁忌,無人敢再提。

早在1990年,著名女權運動家海爾克·桑德與芭芭拉·波爾合作編寫并導演電影《Befreier und Befreite. Krieg, Vergewaltigungen, Kinder(解放者與被解放者--強奸、兒童、戰爭)》引起了巨大的轟動和激烈討論

有些婦女在多年以后還未能接受這段痛苦的事實。一名受害婦女說,一名紅軍戰士嘗試強奸她的母親,于是她搶了那名軍人的槍,企圖勒死他。但事實是她并沒有勒死那名紅軍,反而被紅軍強奸了,只是她至今的創傷還未平復,所以希望謊言欺騙自己。

讓德國民眾接受被俄國人“解放”的觀念是很困難的。至少對于無數德國婦女來說,俄國人的到來無異于天塌地陷般的災難

    閱讀下一篇

    陳文敏日前接受報紙采訪時,聲稱自

    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陳文敏日前接受報紙采訪時,聲稱自己“不支持‘港獨’”,但又妄言縱使“港獨”違